苏策你到底什么时候睡觉

【全员/韩叶】真心话大冒险

假装蒹葭:

迟到一天情人节贺文


国家队全员/韩叶


欢乐向,一发完结






“……战术方面差不多就这些了。”喻文州整理了一下手里的资料,“领队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叶领队叼着根没点燃的烟,拍了拍手掌,总结道:“大家都是专业的,我就不多说什么了。比赛好好打,记得为国争光。散会散会。”


在座的十几个选手很给面子,纷纷鼓起掌来。


“今天散会散得很早啊。”方锐说。


“都开了四五天会了,该说的都说得差不多了。”喻文州说,“我们相信大家。”


“反正现在回房也没什么事干,不如我们来放松一下,玩点游戏?”李轩建议。


“玩什么?”有人给了几个选项,“杀人游戏?谁是卧底?”


“不玩费脑子的,我们是要放松。”有人拒绝跟玩战术的玩这类游戏。


“那就最简单的。”楚云秀一锤定音,“真心话大冒险!”


对此大家都没什么意见,事情就这么定了。鉴于人数比较多,唐昊贡献了一副扑克牌出来当签,从1到K外加一张鬼牌,正好十四张,每人各领一张。喻文州找了几张白纸裁开,分别让众人写下一些真心话与大冒险的题目。


黄少天一边写一边偷笑,坐在他隔壁的张佳乐忍不住伸长脖子偷看了一下他写的内容,惊道:“我靠,你也忒坏了。”


黄少天连忙嘘了一声,将纸片盖了起来:“别吵别吵,别看我的啊!写你自己的!”


“靠,我也要来。”张佳乐埋头奋笔疾书,写着写着也忍不住偷偷乐了起来。


当然,除了这些一心想坑人的家伙以外,还有不少人居安思危,考虑到自己也有可能抽中惩罚,写了不少中规中矩的题目。题目写得差不多后,分成大冒险和真心话两叠收在了一起,十四人在房间里勉强围成了一个圈,准备开始游戏。


“真心话大冒险,原则上不能说谎、冒险也要尽力圆满完成。”自动自发地兼任主持的喻文州拿起扑克,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来回洗了好几遍,“那我们开始了?怎么抽?”


“你来抽你来抽。”大家表示国家队队长还是信得过的。


“好的。”喻文州点点头。他没多犹豫,随手从扑克里头抽了一张出来,向众人展示,问:“谁拿到了K?”


大家纷纷互相打量,寻找这个第一轮就被抽中的幸运儿。一直沉默的周泽楷举起了手,将自己的牌转向众人,赫然便是一张K。


压根没想到第一个上的就是被冠以新一代荣耀第一人称号的枪王,一群人笑着起哄:“第一轮是小周呀!运气不错。”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喻文州问。


周泽楷犹豫了一下,选择了不需要说话的选项:“……大冒险。”


喻文州点点头,将大冒险的纸片洗了洗,揭开了第一张。他看了看上头的内容,表情有些古怪。他同情地看了周泽楷一眼,念道:“到酒店大堂,向最好看的异性要手机号码。”


周泽楷:“……”


“卧槽,太坏了,这到底是谁出的题!”职业选手们集体爆发出一阵大笑。众人心里头幸灾乐祸之余又有些心有余悸,那感觉别提多酸爽。


“实力心疼小周!”楚云秀捶桌笑。


“一上来就这么劲爆啊!”肖时钦感叹。身为联盟四大战术大师之一,他在乐的同时也预感到了一件事——接下来恐怕大家都不会好过。


“虽然对小周来说是个挑战,但是相对来说,也是他比较好完成。”张新杰分析道。


“大堂还都是外国人吧,得说英文。”王杰希说。


“哈哈哈哈哈哈说中文都半天挤不出一个字来,还得说英文,这难度颇高啊!”黄少天笑得喘不过气来,“这是药丸!”


叶修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开始义正言辞地谴责这群人:“行了,还笑,让不让人好好大冒险了?”


周泽楷抿了抿唇,眉头皱得死紧,显然这对他来说是个极大的挑战。他握了握拳,站了起来,步伐坚定地往门外走去。孙翔总算想起来要去迎接挑战的是他的队长,赶紧捣鼓了几下手机,搜了一些简单的英文搭讪用语给周泽楷。


枪王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趁着最后一点时间临时抱佛脚。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出房门,乘电梯来到酒店大堂。


“找谁搭讪好?”张佳乐偷偷摸摸地左右张望了一下,大堂此刻客人不少,其中好看的异性也不少。


“那边那边。”苏沐橙悄悄指了指大堂休息区,一位有着模特身材的金发美人正站在沙发边上,脚边还放着行李,看起来像是等着办入住手续。


“大美妞!就她了,赶紧上吧!”方锐挥了挥拳头,表示加油。


周泽楷咽了咽唾沫,大步流星地走了过去。金发美人察觉到有人靠近,摘下墨镜,抬眼望向周泽楷。作为联盟第一帅哥,周泽楷在向人搭讪的时候是非常占优势的——至少对方没有扭头就走,而是疑惑而友好地冲他笑了笑。


“……”周泽楷非常着急,手心都出汗了。周围围观的小伙伴们也同样非常着急。


“Hello?”对方依然耐心地等待着他说话——可见一张俊脸真是十分重要的。


“……”周泽楷勉强冷静下来想了想,露出了拍广告宣传时专用的笑容,用简单的英文夸奖道,“You're Beautiful.”


大美妞特别开心,掩着嘴笑了起来:“Really? Thank you.”


周泽楷点点头,他回忆着刚刚从网上看见的搭讪用语,一个一个单词生硬地往外蹦:“Can I get your phone number?”


大美妞俏皮地冲他眨了眨眼睛。她从口袋里头拿出一支口红,在枪王的手上熟练地写下一串数字,然后语速飞快地说了一串周泽楷根本听不懂的句子。他愣愣地听着,耳朵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个认识的词:Room number。


……房号。


周泽楷:“……?!?!”


大美妞笑吟吟地将口红塞到他的手里,张开了手,等待着他的回应。


枪王目瞪口呆,耳朵瞬间飞起薄红。他不知所措地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顺着对方的意,匆匆写下一个房号,接着便红着一张俊脸离开了。


一行人不动声色地分批上楼回房,房门一关,便都围了过来对着周泽楷和他手上的数字拍照留念:“厉害厉害,不愧是我们联盟的脸!这简直是轻而易举,手到擒来呀!”


“她跟你说什么了?你在她手上写了什么?”李轩好奇地问。


“……”周泽楷面上发红,他沉默了十几秒,才开口回答,“……房号。”


“哦哦哦!外国人就是奔放啊!”众人一边笑一边鼓掌起哄,“小周干得不错!超额完成任务!”


作为他的室友,孙翔陷入了沉思:“我是不是该回避一下,有谁能收留我一晚?”


“来来来,来我们这里。”唐昊慷慨地招呼。


他的室友李轩也表示热烈欢迎:“把沙发借给你,自己带枕头被子过来。”


“艳遇要好好抓紧啊!”张佳乐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是。”周泽楷非常着急,又被取笑了几分钟,才说出了下一句辩解的话,“乱写的。”


“呃,你乱写了一个房号?”方锐做起了阅读理解。


周泽楷松了一口气,羞愧地点了点头。


“太实诚了这孩子。”有人感叹。


“换了你你敢?”有人放嘲讽,“不不不,根本不会有妹子找你要房号。怎么能跟小周比呢!”


喻文州咳了咳,出来组织纪律:“那么小周这就算圆满完成了。我们继续下一轮吧!”


众人响应号召,打打闹闹地回到了原位,等着开始第二轮。喻文州将K放回扑克牌里,再次洗牌,抽出了第二张:“这次是7号。”


“我是7号。”苏沐橙呀了一声,晃了晃手里的扑克。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喻文州问。


经过第一轮这凶残的大冒险,苏沐橙根本没有犹豫,便作出了选择:“真心话。”


喻文州点点头,从真心话的问题中抽出了一张,笑着念:“在别的战队中,关系最要好的选手是哪位?关系好到什么地步?”


 “当然是云秀啦!”苏沐橙松了一口气,笑眯眯地挽住了楚云秀的手,两个姑娘相视一笑,“关系好到要给对方当伴娘吧。”


这问题大家都猜到了答案,根本没什么爆点,于是在座期待苏妹子回答什么劲爆问题的男选手们纷纷失望地叹息,催促着进入下一轮。


喻文州应大家要求,继续抽牌:“鬼牌,我记得是叶修对吧?”扑克牌是他负责发的,其中多出来的一张鬼牌他印象特别深刻,是送到了叶修手里。


叶修无奈地点点头。


“哈哈哈哈哈!终于等到你!”见被抽中的是叶领队,一群人顿时来了精神,摩拳擦掌着期待接下来的发展,“大冒险!大冒险!”


叶修不为所动地作出了选择:“我选真心话。”


喻文州再次从真心话中抽了一题。他眨了眨眼,忍着笑念道:“请描述一下你现在的恋人或者理想中的恋人。”


“哇,谁出的题啊,这么八卦!”李轩称赞道,“我喜欢!”


“不够大冒险刺激啊。”黄少天摇头惋惜,“描述一下理想中的恋人有多难,随便说几个优点就行了。难道他还能脱团了不成?反正我是不信的。”


叶修眉毛跳了跳,冷静地回答:“认识很久了,处得挺好的。”


顷刻被打脸的黄少天罕见地失语了:“…………?!?!”


一片寂静。


“这家伙竟然脱团了……”有人虚弱而惊恐地说。


“没道理啊?”方锐绞尽脑汁地回想着,试图从回忆中寻找一些蛛丝马迹,“我怎么一点儿也没看出来?老魏肯定也没看出来,否则他肯定不会不分享这个喜闻乐见的发现。”


“为什么连叶修都脱团了我还是单身狗!不服!”


“没一个人知道吗?要不要这么神秘。”孙翔说。


“对象是谁?”张新杰清醒过来,敏锐地追问。


“认识了很久……”王杰希意味深长地重复。


在场众人的目光顿时都投向了苏沐橙。


苏沐橙赶紧摆手否认:“你们别看我呀!真的不是我。”


一部分人转而去看楚云秀,她无语了一下,也跟着表示:“当然也不是我。”


“这个回答太简单了,不合格。”肖时钦说,“麻烦叶神再详细描述一下。”


“没错!详细描述!”张佳乐附和道,“老叶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居然瞒了那么久?到底是谁,从实招来!”


“是粉丝?还是也是职业选手?”唐昊问。


叶修被闹了半天,有点后悔刚刚的回答。看来这群人不依不饶,就是不肯继续下一轮,他想了想,无奈地补充了两句:“也是职业选手。你们也认识。”


在座众人静静地思考了起来:他们认识的,跟叶修认识了很久的,职业选手……


还是有人忍不住偷偷看向苏沐橙。


苏沐橙哭笑不得:“真的不是我——”


“你知道老叶对象是谁?”楚云秀挑了挑眉毛,“好啊沐沐,竟然知道也不告诉我?”


苏沐橙吐了吐舌头,讨饶地双手合十:“这个真的不太方便说。”


“完蛋了,你这么说我就更好奇了。”张佳乐说,“要是不知道答案,我这几天都没法睡了。”


“没错,不然集体失眠,比赛失利都怪你。”有人起哄,“到时候你就是罪人了!赶紧从实招来!”


叶修拒绝继续回答:“说补充我也补充了,该下一轮了。”


“没关系,接下来还有机会!今天一定扒出来!”黄少天捋了捋袖子,从喻文州手里接过了扑克,将鬼牌放了回去洗了两下,“继续继续。”


他念叨着鬼牌鬼牌,结果抽出了一张4:“4号是谁?”


张新杰举了举手:“是我。”


“选什么?”黄少天说,“别老是选真心话啊,大冒险多刺激!”


张新杰从善如流:“那就大冒险吧。”


黄少天抽出一张大冒险纸条,窃笑着念道:“用纸巾塞住鼻孔直到下一轮结束。”


比起第一轮周泽楷抽到的题目,这虽然有些尴尬,但也算是友好得多了。他环视了一周偷笑着的各位选手,推了推眼镜,接过了肖时钦给他递来的一包纸巾。张新杰不紧不慢地抽出一张纸巾,捏着两角搓成条,镇定自若地用纸巾堵住了鼻子。


见他一本正经地干这种事情,众人一通狂笑,纷纷举起手机拍照留念。张新杰鼻子被堵住,只好用嘴巴呼吸,瓮声瓮气地催促:“快点下一轮。”


黄少天继续洗牌:“鬼牌鬼牌鬼牌……哎呀,是5号。王杰希你别躲了,我看见你的牌了。快选,一秒之内回答,大冒险还是大冒险?”


王杰希:“……我选真心话。”


“唉,你真没意思!”黄少天谴责他一声,伸长了手从喻文州面前的真心话题目里头抽了一张。他看了一眼题目,夸张地哇哦了一声,吓了王杰希一跳。


“黄少,别玩了。”王杰希无语地说。


“好吧好吧。”黄少天念,“有相亲经历吗?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出题人的风格意外地统一呀!”肖时钦说。


“太八卦了,太八卦了。”方锐痛心地摇头。


王杰希想了想,回答:“有相亲经历。暂时没有结婚打算,大概等到退役后吧。”


“相亲成功了还是失败了?”有人问。


“呃……失败了。”王杰希尴尬地说。


“你这种在B市好几套房的人也会相亲失败?”张佳乐觉得这跟叶修已经脱团多年一样的不可思议。他刚说完,就被隔壁的楚云秀踢了一脚,同时被许多谴责的眼神注视着。


哦!张佳乐懂了。


“看来现在的姑娘也并不是那么现实么……”唐昊咕哝了一句。谴责的眼神顿时汇集到他的身上,张佳乐也跟着谴责地看着他。


“哈哈哈哈,王大眼忙着在微草带孩子,单亲爸爸相亲怎么可能成功。”叶修仿佛没读出这僵硬的气氛,神态自若地取笑道。


王杰希耸了耸肩,平淡地说:“反正我也不急。”


“是时候下一题了吧。”荣耀第一牧师忍不住开口催促,“我能把纸巾摘下来了吗?”


张新杰不说大家都不记得他鼻子还堵着一团纸巾,顿时又都笑作一团。好不容易止住了笑,黄少天擦了擦眼睛里笑出来的眼泪,说:“行了,你摘吧。我们继续。鬼牌鬼牌鬼牌……靠!我自己!”


“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你是来搞笑的吧!”众人继续爆笑。


“我选真心话!”黄少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真心话题目中抽了一张出来,“如果没有当职业选手,可能会选择什么职业?哎呀这题我喜欢!”


“黄少,你不是说大冒险刺激么!”孙翔鄙视他。


“因为我有预感,这题真心话特别适合我!轮到你的时候你记得选大冒险啊!”黄少天大言不惭,“来来,让我为大家阐述一下我当初的理想……”


“黄少可以去当个相声演员,太合适了。”李轩抢答。


“一个人讲双人相声,妥妥儿的!”楚云秀补刀。


“不行,不行。”叶修摇头,“普通话不够标准。”


黄少天字正腔圆:“……滚滚滚滚滚滚滚!”


“下一个下一个,这题并不想听!”大家强烈要求跳过。


“靠。”黄少天郁闷地憋了回去,继续抽牌,“鬼牌鬼牌鬼牌……哈哈哈哈!苍天有眼!真的是鬼牌!”


叶修:“……尼玛。”


“真心话!真心话!”大家拍着桌子、拍着大腿,非常整齐地喊着口号。


叶修无奈地认命了:“真心话吧。”


黄少天桀桀地怪笑,抽出一张题目,对着纸条睁眼说瞎话:“请描述一下你和你对象相恋的过程。”


“你是胡诌的吧!”叶修正想过去抢纸条,黄少天就一把将纸条揉成团往房间的另外一个角落一扔,这下是死无对证了。


“为了国家队的成绩,你还是为大家解答一下吧。”喻文州笑着说。


“唉,早知道就不说了。”叶修有预感,他今天是要在这儿当场出柜了。他想了想,尽量模糊地说:“认识得久了,彼此都有好感,就在一起了呗。还能有什么过程?”


“详细一点。”方锐说,“比如说怎么认识的?认识的时候多大呀?”


“网游PK认识的,那时候差不多十六七吧。”叶修说。


有人飞快地算了算,惊道:“十六七……我靠,那不是荣耀刚开服的时候?”


“那肯定也是最早进联盟那一批人吧?”孙翔仔细想了想,“那批人我没几个认识的啊!”


“又不是苏妹子,那联盟里我们认识的女选手几乎都不符合了吧?”张佳乐说。


周泽楷:“……男的?”


枪王放了个AOE,顿时鸦雀无声。


叶修倒是笑了:“小周猜得挺准啊。”


“我靠,我靠,我靠!!”方锐想到一种可能,冷汗都下来了,“你别告诉我是老魏啊?!”


黄少天打了个寒颤:“……………………”


“怎么可能!”叶修被他这车祸现场般的猜测吓得不轻,“老魏我可无福消受!”


方锐顿时松了一口气——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如释重负些什么。


见证了荣耀教科书的出柜,在场众人没有一点点防备地被这事实炸了个人仰马翻,感觉一阵晕眩,简直不知道要不要继续猜测下去。


苏沐橙仿佛能在空气中读到无数的问号和感叹号。她偷偷递了个眼神给叶修,无声地问:这没问题吧?


叶修点点头,表示一切尽在掌握中。


观察着他们无声的交流,张新杰沉思片刻。结合叶修之前给出的条件,答案其实已经呼之欲出了;只是太过出人意料,所以没人往那个方向想而已。他跟苏沐橙对上了视线,对方冲他嫣然一笑。


“这轮就结束了。我们继续吧。”喻文州咳了咳,从黄少天手里接回了扑克牌。他洗了洗牌,抽出了下一张,尴尬道:“……呃,10号,是我自己。我选真心话吧。少天,你帮我抽一张?”


黄少天回过神来,给他抽了一张真心话的问题,念道:“最欣赏的异性选手是哪位?”


喻文州没多犹豫就给出了回答:“苏队吧?上赛季决赛上的表现让人印象很深刻。希望下个赛季兴欣也能有精彩的表现。”


他喊苏队,大家差点都没反应过来他在说谁。直到听见苏沐橙笑眯眯地回答谢谢,有人才恍然大悟。喻文州特别狡猾,回答得就像是在接受记者采访,一点儿爆点都没有,但至少解救了刚刚被猛料噎住的众人。


楚云秀缓了过来,没头没脑地说:“我还是不知道是谁。”


这句话得到了几个人的赞同。李轩仔细回想了一下,提出了一个可能性:“难道是之前嘉世的副队?那个气功师……”


“吴雪峰?”方锐专门研究过之前战法和气功师的配合,所以也知道这位副队,“应该不是吧,听你们说他出国定居了?”他向叶修求证。


叶修点头:“是啊,老吴在国外。”


“那还能有谁啊?”黄少天纳闷。他嚷嚷着:“继续继续,鬼牌鬼牌!”


喻文州依言继续下一轮,抽出一张扑克:“2号是谁?”


“是我!”孙翔举了举手。他果然选择了大冒险,自己倾身向前,从大冒险的题目里头自己抽了一张。他一看纸条,整个人懵逼了:“我靠,我要重抽!”


“滚滚滚!不许重抽!”


坐在他附近的几个人赶紧冲上去压制着他,唐昊从他手里抢来了纸条,一看内容,一下子就笑疯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自己抽的题目,跪着也要完成!”


“我看看?微信通讯录第十四个人发送‘在公共厕所结果没纸了,SOS求救’……”张佳乐凑了过去一看,乐了,“黄少!这是你那题!”


“终于有人抽中了!”黄少天跟张佳乐击掌庆祝。


“手机呢?孙翔手机呢?”方锐左右看了看,从孙翔外套口袋里头翻出了他的手机,“靠,指纹锁!手呢?”


被压制在地上的孙翔:“……”


“来来来!”有人掰起他的食指,按到了解锁键上,锁解开了……


孙翔:“……?!?!?”什么破手机!


方锐笑得手机都要拿不稳了,他点开微信找到了通讯录里的第十四个人:“是杜明啊,正好!我要发啦,谁来念一下内容?”


“我在公共厕所,手里没纸了,求你给我送点纸来。”张新杰调整了一下纸条上的字句,念道。


孙翔:“快住手!”


方锐:“我已经发出去了。哎呀,秒回啊!”


木土日月:你在苏黎世啊大哥?!?!难道要我快递给你吗?赶紧找队长去吧。


“这个该怎么回?”方锐笑得要窒息了,他艰难地喘了两口气,问道。


“我来。”叶修接过了手机,输入道,“不行,这太丢人了。”


众人又是一通大笑,孙翔躺平在地上,已经放弃了挣扎。


木土日月:找队长丢人,找我就不丢人了吗?!


木土日月:唉看在队友一场的分上,我也不想你在异国的厕所里孤独无助。这样吧,我教你一点求助用语。


木土日月:Help!Tissue!


木土日月:大声喊就行了,我百度来的,肯定没错。


“这杜明怎么这么损啊!”楚云秀脑补了一下在异国厕所孤独无助的孙翔,刚刚止住的笑又一发不可收拾了。


“这个怎么回?我们征求一下当事人的意见。”叶修把手机放到孙翔面前,让他看杜明的回复。


孙翔愣了愣:“……后面这个怎么念?”


“哈哈哈哈哈哈!”叶修也忍不住了,打错了好几次,才把这句话发了出去,“后面这个怎么念哈哈哈!”


对面的杜明久久没有回复,估计也是笑疯了。在场的人没一个幸存,全体笑得岔气,孙翔趁着压着自己的几个人笑得没了力气赶紧挣脱开来,抢回了手机。


木土日月:我已经截图了。


木土日月:我要发群里,我要挂你。我笑得键盘都进水了。


孙翔着急得直接上了语音:“不!你听我解释!”


木土日月:我不听我不听!


孙翔拼命解释:“住手!我们这是在玩真心话大冒险!”


木土日月:我不管我不管!


孙翔连发二十三条语音:“杜明大大!求你了!别!”


木土日月再次沉默,估计是再次笑岔气。在场所有人都能听见孙翔悲愤欲绝的全过程,除了他本人以外,没一个还能站着,全体捂着肚子依偎着身边的物体,时不时抽搐几下,表情特别痛苦。


“我的妈,孙翔,求你别说话了。”张佳乐在笑声中挤出虚弱的哀求。


孙翔继续实力崩溃:“住手!杜明你回答我一下,别发出去!我给你买新键盘!”


杜明终于发了条语音过来。孙翔满怀希望地点开,听见杜明在念:“Tissue!”


这给予在场众人沉重的一击,本来已经减弱的笑声又歇斯底里地继续着。


“我操!”孙翔真的要疯了,“我真的是在玩真心话大冒险!”


杜明再也没有回话了。孙翔颓然地坐回原位,特别崩溃。


“咳咳咳,没事。”肖时钦喘过气来,总算想起来安慰一下他的前任队友,“回头让小周跟他解释一下。”


“队长!你得叫他别乱发啊!”孙翔极力要求,“还有把聊天记录也删掉!”


周泽楷擦了擦眼睛里的泪水,点点头:“嗯。”


“那这一轮算完了,我们继续吧。”见黄少天和喻文州都还没止住笑,张新杰调整好呼吸,把扑克牌捞到手里抽了一张,说,“9号是谁?”


唐昊举了举手,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孙翔抢过了话头:“看你这怂样就知道你想选真心话!想得美!来跟我猜拳,输了就得大冒险!”


唐昊挽起袖子:“来就来、谁怕谁!石头剪刀布!我靠!”他郁闷地看着自己比出的剪刀,忍不住骂了一句。


孙翔握紧双拳耶了一声,挥着手非常有节奏地喊:“大冒险!大冒险!大冒险!”


张新杰帮忙从大冒险题库里头抽了一题,宣布题目:“跟右手边数起的第一位同性十指相扣三轮。”


大家的目光往唐昊的右手边移去,汇集在企图偷偷换位的方锐大大身上。


“就你了!别跑!”旁边伸出几只手将方锐按回了座位,没被抽中也莫名躺枪的方锐连声喊冤:“不!我拒绝!又不是我被抽中大冒险!谁出的题啊这是!”


出题人张佳乐自豪地挥了挥拳头。


“配合一下吧!”王杰希说。


“唐昊赶紧的,你的任务对象已经被按住了,快上快上!”黄少天连声催促。


“上谁呢你想上谁呢!别过来我警告你!”方锐挣扎无果,最后还是被唐昊强行牵手,两个大男人十指相扣。一行人手机都拿出来拍照留念,两个人尴尬地几乎都要背对背了,一个拼命低头,一个干脆单手捂脸。


“拍好了记得给老林发一张。”没有手机的叶修提醒道。


“我要告诉老林!他的好基友背着他有别人!”张佳乐说。


“实力心疼。”楚云秀说,“我已经发了。”


“滚滚滚滚滚!”方锐把头埋得更深,偏偏唐昊的手攥得死紧,他压根抽不开手,只好说,“行了行了!下一轮赶紧开始!”


张新杰不紧不慢,继续抽牌:“下一个……又是5号,王队。”


王杰希非常郁闷:“又是我?”


“习惯就好。”叶修说。


“来吧,猜拳!”孙翔今天的状态特别神勇,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把微草队长也斩于马下,“哈哈哈哈,又是一个大冒险!”


王杰希默默地收起拳头,说:“那给我抽一题吧。”


张新杰继续抽题。他看见题目,眉头一跳:“做一个性感妩媚的动作。”


王杰希:“……”


王杰希:“……”


王杰希:“……”


“哈哈哈哈哈哈!性感妩媚!”有人狂笑着提议,“玛丽莲梦露!”


王杰希特别无语:“难度太高了,我不会。”


李轩说:“那妹子们来一个,现场教学!”


楚云秀乐不可支,问:“有什么动作比较好学的?大家提点建议吧!”


“教大眼抛个媚眼吧。”叶修说,“学会了这招,以后微草的宣传可能还有点救。”


王杰希:“……”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好!”众人热烈鼓掌同意,“这个得拍个视频!”


“来来来,王队,看这边,上课了。”楚云秀拍了拍手掌,讲解抛媚眼的要点,“嘴角含笑,眼神也要到位!动作不能慢,但也不能太仓促。首先保持三四秒的眼神接触,接着轻轻眨一眨左眼……”


楚云秀边说边示范,冲着空气抛了个媚眼:“大概就是这样,很简单的。你试试吧!”


王杰希哭笑不得,无奈地冲楚云秀眨了眨左眼,引来一阵大笑。


“是在下考虑不周。”楚云秀诚恳道歉,“你眨右眼吧。”


“太敷衍了!要投入感情!”苏沐橙举着手机补充,“看这边,对镜头抛个媚眼吧!”


王杰希:“……不能外传。”


“绝不外传!”好几个声音异口同声地保证。


王杰希调整了一下心情,转过头去看向苏沐橙的手机镜头,尽量自然地笑了笑,轻轻眨了眨右眼,接着才移开了视线:“这样可以了吧?”


“哇哦——”众人拖长了声音感叹了一声。


“效果很好啊,帅得不科学?”一行人挤在苏沐橙身边去看视频回放,感叹道,“王队很有这方面的天赋嘛!”


“微草的宣传真的有救了!”


“微草应该发个顾问费给我才行,王大眼你回去记得打报告申请啊!”叶修说。


并不想要这种天赋的王杰希:“……下一轮吧。”


乱起哄的众人回到了座位后,张新杰才开始抽牌:“这次是没抽到过的,8号是谁?”


“是我!”李轩赶紧搓了搓手,自动自发地准备猜拳,摆出了守擂大将的架势,“来吧!石头剪刀——”


孙翔:“布。”


李轩:“卧槽!”


“李轩选手跟我们第二位选手王杰希一样选择了出石头,结果还是被瞎猫碰上死耗子的孙翔选手击败了!”黄少天兼任解说,语速飞快地说,“孙翔选手手气非常不错!他已经完成了一挑三!看来他今天所有的霉运都用在给自己抽题那关键的一抽上了!”


孙翔:“滚!”


“第一场比赛的擂台就决定是你第一个上了!”有人乱下决定。


“别打岔了,给李轩抽题!”肖时钦伸手在所剩无几的大冒险题目中抽了一张,“穿着高跟鞋在外面的走廊走猫步!”


“哈哈哈哈,李轩你穿多少号的鞋呀?”张佳乐问。


“40……”李轩回答,“没有合适的鞋吧!”


“我的38,可以用我的!我去给你拿!”苏沐橙蹭蹭蹭回房,给李轩拿来一双八寸高的黑色尖头高跟鞋。李轩看见那鞋跟,小脸惨白:“苏妹子呀,你出来比赛,干嘛带这么高的鞋啊?”


“还行吧,不算特别高,逛街穿还是可以的。”苏沐橙从容回答。


李轩咽了咽唾沫,带着鞋和围观群众浩浩荡荡地来到了外头走廊的尾端,艰难地尝试将脚挤进那八寸高的刑具当中。他一边穿一边还嘀咕:“要不还是别了,穿不下,我怕把鞋子踩坏……”


“没问题的,上吧!”楚云秀拍了拍他的肩膀。


李轩的脚只挤进了前半部分,脚跟踩在鞋面上,连站稳都不太容易。他歪歪扭扭地向前进发,双手胡乱地在空中挥舞着试图保持平衡,每走一步便因为疼痛而哎呀一声,一路高频率地哎呀哎呀哎呀,用一种魔鬼般的步伐东倒西歪地穿过走廊,走到另外一边的尽头。


“拍好了!”有人报告。


“已经发给吴羽策了。”楚云秀在这种时候特别有行动力。


“我靠……”李轩总算明白刚刚被拍视屏留念的人是什么心情了。


“哎呦吴羽策在线,他回了。”楚云秀看了一眼回复,哈哈大笑起来,“李轩!他问你是不是打算接手鬼刻!他挺乐意跟你交换的!”


“并不想!”李轩忙着脱鞋,踩在地上他感觉前脚掌都要变形了,脚掌脚趾一阵生疼,“那他是不是也得来穿穿高跟鞋?那云秀你得男装啰?”


楚云秀做了个打领结的姿势,得意地说:“你没看见过吗?我拍过一组西装宣传照。”


“你们虚空什么时候也来一组女装宣传照?”有人打趣说,“保证会上头条!”


“这种头条还是留给你上吧!”李轩提着高跟鞋赤着脚一马当先地回房,“走走走,别再在外头呆着,咱们回房继续!”


“一挑三的孙翔选手到底还能不能延续他的不败历程呢?让我们拭目以待!”黄解说又上线了,“下面让我们荣耀第一奶为我们抽出下一位挑战者!”


荣耀第一奶:“……J,黄少上吧。”


“卧槽,张新杰你故意的吧!”黄少天抱怨了一句,“闪开都闪开!解说也要下场打擂台了!”


“有种潘林拿着账号卡下场比赛的感觉……”有人说。


“黄解说杀气很重啊!这次他能否阻止孙翔选手完成一穿四,为先前惨败的选手们报仇雪恨呢?让我们拭目以待!”李轩从容地接过了解说的活儿。


“哈哈哈哈哈你肯定以为我这次也会出石头吧我偏不!我这次出剪刀!就出剪刀!你信不信?其实我还是要出石头的,总不能三把石头都输吧!”黄少天语速惊人,众人仿佛能看见他头上冒出的一个个文字泡。


解说李轩非常紧张地旁白:“黄解说使出了他的绝技嘴炮攻击!观众们都表示这效果特别拔群,不知道孙翔选手有没有被干扰到呢?”


黄少天喋喋不休了半天,突然喊:“来吧准备好一二三!石头剪刀布!”


孙翔猝不及防,本能地出了个剪刀。


“切!”黄少天啧了一声,转头向准备抽题目的张新杰说,“张新杰你住手!为了防止你蓄意报复,让别人抽……让苏沐橙抽!苏妹子手气好!”


苏沐橙笑着给他抽了一张:“背上坐着一个人,做十个俯卧撑。”


“赌五毛,这肯定是张新杰出的题!”有人说。


坚持每日健身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这挺简单的了吧。”


“黄少你行不行啊?”肖时钦说,“别运动过量了,过几天还要比赛呢。”


“唉,便宜他了。”考虑到比赛的问题,大家也只能给他降低难度。


喻文州建议:“把负重去掉吧,就十个俯卧撑。”


“苏妹子干得好!”黄少天给她点了二十三个赞,“回头请你吃雪糕!”


说完,他摆好姿势,嘿咻嘿咻地做起了俯卧撑。为了表明自己游刃有余,他还一边做一边唱起了国歌,为夺冠颁奖唱国歌作预演:“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隔壁大声地帮他报数的张佳乐:“六、七、八、八、八、八……”


在张佳乐报到第六个八的时候,黄少天的歌声终于断了:“我靠!老张你够了!”


大家乐疯了,张佳乐还没停:“八、八、八……”


黄少天干脆自己数完:“九、十!完成啦!”


“动作不太标准。”张新杰评价。


黄少天正想回嘴说你行你上,但是转念一想,这家伙还真行——他们都见识过这人在酒店的健身房里的凶残表现,他仿佛就是个永不疲倦的铁人,一口气跑完十公里以后擦擦汗还能继续健身。再之他那严谨守时的个性,几个一起去健身房的选手都私下怀疑这家伙是个披着人类皮的机器人……


“接下来让苏妹子抽牌吧!”有人说,于是扑克牌换到了苏沐橙手里。


苏沐橙正洗着牌,肖时钦突然说:“我总觉得咱们忘了些什么……”


“我也觉得。”有人附和,“有谁想起来了吗?”


众人都努力开始回忆。


周泽楷率先发现了华点:“……啊。”


大家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最后看见依然十指紧扣的唐昊和方锐。


“哈哈哈哈哈哈,你们怎么还牵着手!”孙翔指着二人大笑。


“祝贺两位男嘉宾牵手成功!”跟苏沐橙一块儿看过不少相亲节目的叶修带头鼓掌。


在一片掌声中,两位男嘉宾对视一眼,头皮一炸,赶紧放开了对方的手。唐昊闷声不停地搓手,方锐则是把手在裤管上抹来抹去,长吁短叹:“心疼一下我的黄金右手啊!”


肖时钦鼓着鼓着掌,又咂了咂嘴:“不对,好像也不是这个……”


苏沐橙忍着笑转过头去,悄悄对叶修眨眨眼。


听由天命的叶修:“……”


大家再次陷入了沉思,最后还是喻文州首先回忆起来:“……叶修的对象。”


“哎呦!”黄少天一拍大腿,“别躲就是你!不出声还以为能混过去是吧!没门!”


叶修老神在在:“是你们自己忘记的,别甩锅给我。”


“差点就忘了,好险好险!都怪孙翔太好笑了。”有人说。


孙翔:“怪我咯?!”


王杰希说:“抽牌吧。”


苏沐橙将扑克在地上摊开,随手点了一张翻开,赫然就是鬼牌:“哎呀……!”


“苏妹子手气果然好!”有人用力鼓掌欢呼。


叶修想要点烟,但想起这酒店室内禁烟,又只好放下。他无奈地问:“那还要不要猜拳?”


“不用了吧,真心话和大冒险最后的结果都没差。”楚云秀说,“也不用抽题了,咱们想知道些什么你都懂的。”


“还猜么?”孙翔问,“那么一点点线索,能猜到天亮。”


“难得都第三次抽中你了,注定今天你是躲不过了。”方锐说,“反正你也有公布的心思了吧!这次就公布答案怎么样?保证绝不外泄!”


“没错没错,绝不外泄!”大家纷纷保证。


“好吧。”叶修想了想,含蓄地暗示,“正式在一起是在他好不容易带着战队夺冠以后。”


王杰希反应很快,率先澄清:“不是我。”


喻文州:“也不是我。”


周泽楷也猛地摇头。


六支曾经夺冠的队伍,蓝雨、微草和轮回的队长表示否认,兴欣和嘉世的队长就是当事人叶修,还剩下谁来着?


可怕的沉默。


许多人冷汗都下来了:“开玩笑的吧……老叶你是认真的吗?”


已经猜到了答案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点点头:“果然如此。”


“想不到?”叶修笑了笑。


“万万没想到……”有人说。


“谈恋爱谈得仿佛十年如一日地敌对,我也是开了眼界了……”


喻文州感叹:“藏得实在是太深了。”


“哪里,哪里。”叶修谦虚道。


“你这家伙又没手机,平常都是QQ交流的吧!”方锐反倒有点欣慰,“所以说,看不出来也不怪我们。”


“PK斗殴如调情,隔空对骂是表白,我可算懂了!”李轩说,“只是你们的虐狗姿势不太对啊!”


“霸图粉跟叶粉仇深似海,你们能不能考虑一下粉丝的心情啊!”张佳乐非常沉痛。


“考虑了啊!”叶修说,“大家不都不知道么!”


众人噎住:“……好像有点道理。”


“你心也是够大的。”楚云秀注意到了另外一个重点,“要是有人终结了我的三连冠以后跟我表白,我估计是要杀人的。”


叶修摸着下巴笑了笑:“你说得有理。不如你去问问他是怎么想的?”


楚云秀:“不,我拒绝。”


王杰希问:“你就这么说出来不要紧吗?”


“都是自己人嘛。”叶修先是开玩笑说了一句,然后说,“反正我俩说好了退役就可以公布了,让你们提前做个心理准备,到时候别太惊讶。”


“现在我就已经太惊讶了……”唐昊说。


大家都在持续的惊讶中,根本没法想象韩文清跟叶修甜甜蜜蜜谈情说爱。叶修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因此非常淡定。苏沐橙洗了洗手里的牌,笑着问:“还要继续下一轮吗?”


“继续?”有人犹豫地回答。


苏沐橙点点头,从打乱的扑克中抽了一张:“1号是谁?”


“是我。”张佳乐瞅孙翔也没那个劲儿玩石头剪刀布了,便赶紧自己出手抽了一题真心话,“吐槽一下你的队长?这题来得太及时了……”


“这题是想坑谁啊?”有人忍不住开口吐槽。在座好多队长,队员就零星的三两个。


“行啦,安静听老张说话!”有人偷偷摸摸地拿出手机,嘘了一声。


“既然有缘抽到了这题,我就代表大家说几句话。”张佳乐神色严肃,“刚开始知道这个内幕消息的时候,其实我内心是拒绝的,是沉重的。这两个家伙居然就在咱们眼皮子底下好了这么多年,愣是没一个人看出来,我感觉我们真是太失败了。”


不少选手赞同地点头。


“我一直以为咱们队长就是个耿直的真汉子,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也浑身是戏,上回去找叶修宣战都是硬邦邦的一句‘明天场上见’。”张佳乐学着韩文清的语气,板着脸学了一句,“还真是完全看不出来你们俩在谈恋爱……”


叶修插嘴说了一句:“这可不是戏,这话他说了十年了。”


“别打断,别虐狗!”有人警告。


“不过话也说回来,你们俩竟然能一早看对眼,还那么多年爱情长跑,这也是不容易。总之祝你们幸福……”张佳乐也说到了结尾,想了想,补充了一句,“以后准备公开的时候记得给我们提前通知一下,让我们能跟今天的苏妹子一样保持笑而不语,买个瓜子汽水好好看看热闹,那也不枉我们今天被吓个半死。我说完了。”


选手们纷纷鼓掌。楚云秀说:“说完了?正好,韩队正在回话了。”


张佳乐他一回头,看见楚云秀手机开着微信,给韩文清发了一段段录音,顿时哭笑不得:“现场转播你好歹通知一声……”


“来来来,听听韩队说什么!”楚云秀把手机音量调到最大,点了点韩文清发来的语音。


“我知道了,谢谢大家!”韩文清的语气非常平静,表现得仿佛他早就跟叶修通过气,知道对方会给他们公开恋情一般。


他轻描淡写地开始了下一个话题:“比赛还有几天,你们准备得怎么样了?”


楚云秀刚按下说话键,就有许多人七嘴八舌地抢答:“那还用说,没问题妥妥儿的!”


“等着看直播吧!”有人说,“我觉得我们可以十比零!”


“比赛加油!”韩文清送上祝福。


“等等,韩队有什么想跟老叶说的吗?”楚云秀问。


韩文清:“……比赛加油。”


叶修失笑:“又不是我上场,加油在场下给选手加油吗?行了,现在你那边也挺晚了吧,赶紧睡觉去吧。晚安!”


韩文清:“大家晚安。”


虐狗现场结束了。众人沉默了一会儿,有人问:“还玩么?”


“散场散场!”黄少天痛心地说,“玩玩玩就知道玩!不看看还有几天就比赛了!玩物丧志知不知道啊!”


“反正我是没时间玩了,我要回房再研究一下领队给的视频剪辑。”方锐带头站了起来,昂首挺胸,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门。


“我得去练练手感。”


“我去场地踩一下点!”


选手们一个个鱼贯而出,叶修静静地坐在原位,目送他们离开。直到听见门口传来轻轻的关门声,他才忍不住笑出了声。


“方锐不就住这儿么,他到底是去哪里?”


 


-FIN-